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取缔者 > 355.密使

355.密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南山寺由城中没有名称的寺庙变迁而来。
  
      荆棘为了赵芬,选择南山,修建了这座寺庙,取名为“南山寺”。城中的寺庙被改为其他办公场所了。
  
      住在寺庙中的人不多,十七个人。他们入住寺庙只有十多年,也就没有多大的佛家修养,属于不想呆在世俗,想找一个清净之地过生活的人。
  
      寺庙成为他们的首选之地。
  
      这日,第一缕破晓之光落下来。寺庙中的人各司其职,行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扫地的扫地,生火的生火,下山采购的,诵经的,整理蒲团的……
  
      南山寺庙修建的面积很大,人人都得去准备一天的工作。这些人中,寺庙在城中时有一两个人早晨也能诵经,然而,自从来到南山寺,需要做的事情太多,他们没有时间早餐的诵经了。
  
      寺庙的清晨的诵经,只属于一个人:赵芬。
  
      赵芬跪在大殿的正中央的蒲团。
  
      她面前的木鱼,在木棍的敲击下,哆—哆—哆,有节奏的响彻着大殿。
  
      她手中的佛珠,随着捻动,响着细微地咳咳咳声。
  
      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,对于佛经的念,她仍然需要看摆放在面前的文字。
  
      很多时候,赵芬很是伤感。伤感人老之后,记忆力下降;或者伤感曾经的往事,常常扰乱着心。
  
      赵芬很想变成另外的一个人。
  
      物极必反。
  
      她也想忘记一切往事,却更加的鲜明印在脑海。
  
      想到女儿白莲,被人动了脑袋,她忘记了一切。有时候,赵芬也想成为失记者。
  
      想到丈夫白红,客死在异城。她的脑袋热烘烘的,也想跑到那座城市,炸毁一切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她的种种想法只是想想而已。
  
      想到女儿,她很愧疚。女儿的记忆没有恢复,自己先打了退堂鼓。想到丈夫,她后悔咩有劝住他。
  
      赵芬躲在寺庙,一边忏悔,一边痛思往事。
  
      矛盾一直都存在。
  
      四大皆空,似乎是一个遥远的境界。
  
      为了修炼自己的意志,她不接见荆棘,与白莲的唯一一次见面,也是不欢而散。
  
      哆!
  
      咚!
  
      敲击木鱼的棍子,莫名其妙的敲断了。
  
      赵芬停止念经,停止捻动佛珠,呆呆的看着手中断了的木棍。
  
      一阵不祥的预感,如海潮一般,哗啦哗啦,拍打着她心田。
  
      宽敞的大殿,顿时陷入沉寂,唯有呼吸声,如蚂蚁爬行一般,萦绕着。
  
      啪嚓啪嚓!一位中年粘人,粗转的胳膊,抡起着长长的扫帚,在大殿外的上香台附近清扫。
  
      她抬头看看大殿内的市长夫人,发现夫人发呆。她的眼力很好,看到夫人手中断了的木棍。
  
      她入住寺庙十几年,不说多高深,也有那方面的感触。
  
      木棍断了。这可不是好的征兆。
  
      敲击木鱼的木棍,是用材质坚硬地木材所制造。不是说断就能断的。侧过试,这木棍能承受一千斤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夫人手中的力量有一千斤吗?绝对没有,零头都不到。
  
      放下手中的扫帚,她缓缓地步入大殿。
  
      哒—哒—哒……
  
      苦思中的赵芬,听见脚步声,机械般的扭头,看见余敏进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余师傅!”赵芬合上双手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!”余敏拿过赵芬手中断了的木棍,“让我来处理。”
  
      赵芬缓慢地站起来,合掌,稽首,“有劳余师傅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夫人!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余敏也合掌回礼,“一切随缘。”
  
      赵芬回自己的禅房,继续诵经。
  
      两个小时后,采购的小师傅回到寺庙。
  
      他一回到寺庙,来不及整理食材,急急忙忙地跑到赵芬的禅房前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!”小师傅说,“城里出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断木棍的那一刻,赵芬知道城里必定有变故。
  
      看着小师傅一脸紧张的神情,赵芬的心反而安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她也不清楚为什么,一直心神不宁,此时此刻,听到小师傅说“城里出事”,反而,不再不平静了。
  
  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赵芬不缓不慢的启齿,“你慢慢地讲,不用着急。”
  
      站在她旁边的小师傅,听见赵芬平淡的语气,愣住了一下。随即,他慢条斯理的讲起袭击一事。
  
      “你亲眼所见?”
  
      “是的!夫人。我经过的时候,现场被警察保护起来了。我问了几位围观市民,他们都说现任市长被红衣人打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红衣人?”赵芬停下手中敲击木鱼的棍子。
  
      红衣人,黑衣人。这些人都出来了,赵芬淡定的心又起了涟漪。
  
      小师傅看见赵芬停止敲击木鱼,知道不能说下去了,默默地垂手而立。
  
      “红衣人—黑衣人—”赵芬说,“这些都是古老的传说,与弓箭一样古老的组织。为什么频频出现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小师傅知道夫人自个儿讲话,也不作任何回答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