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取缔者 > 191.吃下了一条小蛇

191.吃下了一条小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当夜,第一场春雨淅淅沥沥的来临。
  
      南东军营地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雨雾。
  
      黑衣人仰头望望昏暗灯光中的细雨,心里觉得这雨太温柔了。闭上眼睛,伸开双手,掌心感受着雨珠的滴落,鼻腔呼吸着雨水混入泥土味。
  
      黑衣人踩着水潭,响起哒哒脚步声,一路回到黑衣教住所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一百个人立马出发,到南东海军处。”黑衣大人将一纸签署令递给领队人,“冯鸣市长不几日要发动总攻了。你们的时间很紧,查清鲨鱼攻海军的原因,明天就安抚好士兵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!大人。”一百人跪下,“我们一定查清引发鲨鱼攻击海军的原因,不辱使命。一定完成任务。”
  
      “去吧!”
  
      这一百黑衣人的身手不赖。他们一出营地,一个个猴子一样,跃上树顶,冒着风雨,一纵一跳,向南边的海洋前进。
  
      漆黑有雨的夜晚,谁看到这一幕:一群黑衣人,如猿人,在树顶上跳跃着,速度极快。
  
      肯定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市长!”一位守夜的士兵,来到冯鸣的卧榻处,“黑衣大人已经派出了一百名教下之徒,赶赴海军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冯鸣抬抬手,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!多留意点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士兵告退。
  
      冯鸣凝视一盏头顶上的灯管。
  
      脑子突然想起之前开发森林的人,全部死于非命。
  
      当初他下令驻守在这片森林中,他也不是不担心,但是脸上的面子挂不住,有点无脸面对江东父老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他豁出去了,带领军队在这片森林开垦一片土地,扎根。
  
  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每个夜晚,他睡觉提心吊胆,害怕一觉下去,军营全部没了,或者自己的人头悬挂在军营大门口,或者是士兵每晚都大批大批的死去。
  
      第四天夜晚,冯鸣秉烛看书之时,一阵寒意升起。他抬起头,一位着全身黑衣服饰的人,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对面。
  
      冯鸣不知道黑衣人何时进入自己所居住的临时房屋。
  
      黑衣人抱着双臂,挺直胸膛,一双冷冽的眼睛,盯着看书的冯鸣。
  
      冯鸣呼吸都停止了般,呆直的眼睛望着黑衣人。
  
      这儿守备森严,一只苍蝇想飞进来都困难。
  
      此刻,一个大活人,如幽灵般出现自己的屋子。
  
      冯鸣觉得黑衣人就是幽灵,否则,层层叠叠的安全哨位下,他是不可能进入到自己的卧榻。
  
      黑衣人不说话,冯鸣不说话,灯光停滞,空气停止,一切都停止了,静悄悄地。
  
      黑衣人的眼睛好像能说话一样,一直威逼着冯鸣。
  
      冯鸣感受到了黑衣人的气场,那是一种生不如死的压迫感。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嘭嘭,大得犹如雷鸣之声。
  
      冯鸣呼气急促起来,胸口越来越闷。
  
      冯鸣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时,黑衣人开口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南东城的市长?”黑衣人的声音冷得像夜晚的冬风,“我黑衣教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直到此时,压制着冯鸣的气氛渐渐地散开。
  
      冯鸣紧绷的精神,犹如被关起来的洪水,一泄而出。
  
      呼……冯鸣长长的喘气。
  
      “我是市长。”冯鸣尽量保持着讲话的威严,可惜,声音还是有点颤抖,“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  
      “哦!”黑衣人说,“我们教很长很长时间没有出来了。教主大人原本是不想出来了,但是你的行为……”黑衣人说着望向外面,“森林被破坏了。”
  
      冯鸣听见这句话,后背麻凉麻凉,这不是索命来了吗?每天心惊胆战,抱着不会有人再来管的心态,想不到,自己还是等来了执行者。
  
      作为市长的冯鸣,他是观看过之前的事件,谁破坏森林,谁就受死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以为自己能逃过去。”冯鸣说,“最终还是逃不脱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冯鸣的身体不再紧张了,好像担心的事情一旦有了眉目,淡然了。
  
      “要杀了你们全军人员,我们是能办到的。”黑衣人说,“不过,我教也要与时俱进,不能一直杀下去。我有个条件……”黑衣人望着冯鸣。
  
      即便黑衣人嘴上说得如此轻描淡写,冯鸣刚放松的心,又不安了。
  
      冯鸣承受不起这一惊一乍,再整上几次,黑衣人不需出手,自己就挂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想条件不简单吧?”冯鸣挺直身子,“我想知道你们想要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黑衣人说,“要么南东城的人全部死亡,要么你的士兵成为我教的圣徒。”
  
      冯鸣听见黑衣人的这句说,知道自己手中肯定有一张王牌,否则,黑衣人直接杀了自己,他们自己去布道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儿,冯鸣坚定自己是死不了,心里的底气更足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想收归我的士兵,这不是不可能?”冯鸣说,“但是我也有个条件……”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