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取缔者 > 99.逃离江州 下

99.逃离江州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天空中没有星星,海洋漆黑一片。呼呼地风擦着海平面远去,海浪啪嗒啪嗒的拍打着船。
  
      老鼠、松鼠在海港与他们发生交火,这么来一处,追赶者肯定认为屠杀留守者就是他们两个人。
  
      于是,船只进入深海后,皇甫莽和书函再也抵挡不住困意,带着疼痛进入了迷糊的睡眠状态。
  
      无人操作下,窗只按照预先设定的航线,自主航行着,进入了海洋中。偌大的船,深入夜晚的深海中,孤舟都算不上。它孤零零的走着,被一阵巨浪冲撞后,航线都偏离了设定的路线。
  
      船上的两人太疲倦了,恍惚中,他们感到了船航线不对劲。但是,他们实在是太困了,身体躺在暖和的床~上,不愿去~操心别的了。他们心里想着的就是睡觉,不愿意下床,即便是迷糊状态,也要睡下去。
  
      另一方面来讲,他们想下床也动不起了。身体的疲惫度已经超过了临界度。原本的伤未全好,而且一早起就逃离医院,打斗,逃跑,再打斗,再打斗,就持续到夜间,直到进入海洋后,两人没有再遇到打斗了,接近二十多个小时的激烈打斗,体力严重的不足,透支过度了。
  
      进入了海洋,他们没有追来,能睡就睡了。
  
      船的航线也随它去吧!反正浩渺的海洋中,船只到哪儿就哪儿了。
  
      呼啦哗啦!潮水扑腾着船身,船也轻微的摇晃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迷迷糊糊的持续了两个小时,两个人进入了完全的沉睡中。而船只一直航行在黑夜中的海洋。
  
      咯咯,哗哗,轰隆轰隆……
  
      激烈的摇晃,各种噪音中,两人猛的惊醒过来。
  
      灯光一闪一灭中,他们看见海水灌进了船。
  
      “书函……书函……”皇甫莽叫喊道,“你没事吧?”
  
      皇甫莽看见书函掉落在流淌着水的船板上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。”书函一手捂住受伤的左肋,一手拉住了床梁,“发生什么了?”
  
      皇甫莽扶住床梁,透过玻璃窗,隐约看见了咆哮的海水。
  
      “海啸。”皇甫莽摇摇晃晃的走到书函旁边,“拉紧我的手。”
  
      啪嗒啪嗒!很多水又灌进来了,流进了休息室。
  
      书函想踩稳脚,水太多了,找不到一个支点。皇甫莽的腿不方便,蹲不下去。折腾了一下,书函还是爬不起来,躺在船板上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双手抓稳床梁,稍微的弯腰,俯在书函的上方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双手抱紧我的脖子。”皇甫莽说着如长颈鹿般伸头,头部尽量往下伸,而腿部的刺痛加剧了,“这腿,睡了一觉后,为何痛起来了?蹲都蹲不下去了。操!”
  
      “你别骂了,你一骂,我就心烦。”书函猛的缀住了皇甫莽的脖子。“啊!”书函一用力,肋骨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看见她抓稳了自己的脖子,双手一推床,借力,抱稳了书函。那么一瞬间,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,差点吻上了。
  
      “靠!”皇甫莽在心里骂了自己,“畜生!”他立即扭头了,以免吻上书函的唇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书函心里想着要着了,幸亏他及时迈开了头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但是,她的心咚咚的加剧了跳动。
  
      虽说皇甫莽粗狂,整天摆出无所谓的姿态,但是胸贴胸,感觉到了书函的身体的异常,搞得他狼狈起来。刚才压下去的**,又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他~妈~的。”皇甫莽强扭着头部,看着外面汹涌澎湃的海浪,“这海啸也是真是的,偏偏这个时候发生,都不让人休息了,存心整人嘛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赶快去穿保暖衣。”书函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,“等一下再来更大的海浪,就来不及了。潮水~多了,身体扛不住寒冷。”
  
      书函想自己走,走了一步,差点又倒下了。肋骨太痛了,超过了她的忍受力。皇甫莽的腿也很痛,看见书函自己走不了,咬紧牙齿,背起了书函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走路,已经变成了拖步,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装备室。两人很快穿上了保暖衣。
  
      “你留在这儿。”皇甫莽说道,“我去驾驶舱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跟着去。这种鬼天气,两个人还是不要分开了。”
  
      皇甫莽想想也对,万一海啸的级别加大了,掀翻了这艘船,两个人在一起还可以相互搭把手。
  
      “我背你。”皇甫莽微微地弯腰,腿部又撕裂般痛起来,“你抓稳了。”
  
      看见他很吃力,书函很想自己走着去。但是她的身体太不争气了,疼痛难熬,走不动,半步都走不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这鬼天气。”书函爬在他背上,骂道,“真的是捉弄人。”
  
      两个人又摇摇晃晃的走出了装备室。
  
      轰隆轰隆,哗哗。一阵阵的海浪扑打着船,船体不停的摇晃。咯咯!咚咚!支架都散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真的是寸步难行,每走一步,仿佛是走在火炭上,疼痛难受。
  
      “书函!”皇甫莽气喘兮兮的说着话,“等这次我们逃出了,你不要再跟着我了。一个女人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,不合适。这种生活,只有像我五大三粗的人干得来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