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取缔者 > 91.排除法

91.排除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皇甫莽靠着枕头,百无聊赖的看着新闻。看着看着,心里窝火起来,一战就将自己搞成伤残人士。
  
      安宁城被伏击,路上被制造车祸,整得他和书函受伤,躺在病房里。
  
      “哎!老子真是倒霉透了。”他说着话,捶着床,“哪个龟儿子,躲在背后整我们。”
  
      书函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,就被咚咚的敲打声吵醒了。
  
      她睁开眼,看见皇甫莽眼睛呆呆的盯着电视新闻,咬着牙齿,双拳紧握,一次次的捶着床。
  
      “哎!我搬床来这儿,不是听你的唉声叹气。”书函拍拍床板,“我说你就不能心平气和的休息一会儿吗?火都烧到眉毛了,你还有心思整这个没用的,烦躁不烦躁。真是的。”
  
      皇甫莽一时的百无聊赖,忘记了屋里还有另外一名伤员。他收住了正要下捶的双拳,双拳互相碰了一下,手掌落回腹部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别人听着就是生不如死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“我实在是憋屈啊!”皇甫莽拖长了音量,“被整得受伤,躺在这儿,做不了任何事情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你谈心静也是白费力气,简直是对牛弹琴。”书函翻身,背向他,“生那个气,不如先养好伤,早日出去,揪出那个内鬼。”
  
      书函这么一说,皇甫莽想想也对,养好身体是当务之急。
  
      书函不再讲话。皇甫莽也不出气了,心里默念着一定要揪出出卖人的话。
  
      新闻里正在报道一则关于生物学家关于转化人的话题。他们大谈特谈,说着转化人的生理结构、基因改变、适应能力、带来的道德问题等等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觉得这则新闻是有意的宣传,背后肯定有人支持。
  
      他也想到或许是自己这一次的执行任务,才联想到这个程度。不过先不管这些了,既然想到了这个事情,那就得好好思考了。
  
      关于“人体战士”行动,是蜀山城的皇甫松指令下进行的一次严密行动。
  
      知道此次行动的人:自己、书函、徐华、曹关、刀剑、林郸、杨梦。
  
      除了皇甫莽、书函,其他人都身居高位,都是江州城的重要人士,他们差不多掌控了这座城市。
  
      徐华是皇甫松的结拜兄弟,是很铁的人。皇甫莽很小起就被寄养在这儿,他是在江州城成长起来。但是,他也与主~席罗俊的关系不浅,单就这个就不能排除嫌疑。
  
      曹关一位掌握着海港的人,整个江州的海港被他牢牢掌握在手中。他是一位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,在江州城是炙手可热的人物。在工作中,与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接触,频繁地与外界重要人物联系。
  
      刀剑是情报处的局座。他是这一次的实际策划者。每一步的路,都是他一手操办。他一直亲力亲为,科学分析研判了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。实际行动中,他所说的地方都安然过了,而是其他地方掉链子。
  
      林郸是军事长,他负责这次行动的救援。出了车祸,他没有及时收到,也没有出现现场。直到他们两个人躺在病床~上,他才知晓这次行动失败了。为此,成立了临时小组专门调查他,目前还没有结论。
  
      杨梦是警察局的负责人,他与安宁城的关系不菲。他是安宁人,作为江州城与安宁城联系的桥梁人。这一次的行动,本想不让他知晓,后来大家考虑后,就让他知道了。
  
      究竟是谁?皇甫莽左手不停地写着字,在每个人的名字上圈圈划划。他差点把书函的名字也写上去了,想想还是算了。
  
      如果要排除嫌疑人,书函就是第一个最清白的人,她可是一直和自己奋战在前线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投入到思考中,那股狠劲就被用到了正处。看着认真的他,别人是不可能想到他是一位暴脾气的人。
  
      书函睡了一觉,醒来发现皇甫莽盯着写字板发呆。她伸头看了一眼,涂着密密麻麻的字,还有叉过来叉过去的线条。眯眼,看到了名字,其他的字模模糊糊,看不清。
  
      书函知道他在找这次的内鬼,不知道他是否有眉目了。
  
      对于思考问题中的皇甫莽,书函还挺欣赏。这个平时骂骂咧咧的男人,办起正事来,绝不含糊。
  
      书函没有出声,不去打扰他思考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沉浸在寻找内鬼的海洋中,一直游呀游,看不到一丝丝的曙光。汹涌澎湃的海水,一次次的漫过他脑袋,没有出路。
  
      “嗬!”皇甫莽长长的叹气。
  
      书函听在耳朵里,知道他还没有找到一丁点的线索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。”书函知道自己不能沉默下去了,“皇甫莽!不要心急,我们还有大把时间。这几天的时间,足够我们从头再来的翻几遍,不怕我们找不到线索。”
  
      “拖得时间长了,对我们不利。”皇甫莽失落地放下写字板,“他有可能毁灭证据,或者策划其他的行动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说你刚才的思考,我们一起参考参考。”
  
      书函也知道时间紧迫。
  
      “先从市长说起吧!”皇甫莽看看门,书函也跟着看过去,他小声的继续说着:“作为一位市长,我觉得他的可能性不高,他已经拥有了很大的权利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