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取缔者 > 84.车祸

84.车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东方的天际线露出了鱼肚白。
  
      汽车经过一~夜的飞奔,摇晃着睡意朦胧的躯体,踏入了江州市的辖区。
  
      书函看见熟悉的山貌、道路,一颗悬着的心安定下来,也不停地打起了哈欠。
  
      逃离陪都安宁起,书函没有一刻是不担心的。一路上,她一直留意后视镜,耳朵捕捉着天空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到了现在,安宁的人员没有追来。他们安全的踏进了江州地界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的任务没有完成,而且皇甫莽受伤了。
  
      书函一路猜测着内奸,回想着高层中的每一位人,她很想找出一点蛛丝马迹。然而,脑袋如车轮般运转了一~夜,也毫无收获,所有人都考虑了,她仍旧摸~不到一丁儿的迹象。
  
      出卖这次行动的人遁入了黑夜,躲藏得很深。
  
      不仅想不到内奸的迹象,途中,书函还和皇甫莽发生了几次不愉快的交谈。每次都是皇甫莽自吼了几声后,扭头就睡着了。书函则是一头闷着,抓着方向盘,脚也不停地加力,车开得飞起来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又睡醒了一觉,眯眯眼,发现天已经破晓。他动动麻木的脚。抬抬隐隐作痛的手,暗色的血迹干了,伸伸腰。嘚嘚!响起腰杆关节活动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微微地偏头,睁开左眼,瞅瞅书函。
  
      书函一脸僵直的表情,双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,生怕它飞了。
  
      这女子也越来越像我了。皇甫莽心里想着。不能让她继续跟着我,不然一位女子,养成像我这样的暴脾气,恐怕没有几个男人会接受她。
  
      “哎!”皇甫莽出声,“已经回到江州地盘了,你不用这么紧张了。”
  
      书函扭头,狠狠地蹬了他一眼。心里骂道滚一边去,我受够了你。
  
      “你管得着。”书函收回了视线,“不要妨碍我开车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妈的。”皇甫莽小声说道,看了她一眼,“不是说你的,我是说自己。你看看我的手臂,被那些兔崽子伤到了。真是晦气。哪个龟儿子出卖了我们,我找到出卖人,非宰了他不可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!”书函应了一声,又板起脸。
  
  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事情了。”皇甫莽改口,“你一~夜没有合眼,休息一会儿。车可以自动驾驶的嘛,不必一直把着方向盘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喜欢,我乐意。”书函冷冰冰的口气,“睡你的觉,不用你管。”
  
      皇甫莽真是丈二和尚摸~不着头脑,越来越发现唯女子难伺候。
  
      “以后你不要跟着我了。”皇甫莽看着她的侧脸,肤色变暗了,还有油渍,“一个女人,不适合跟着我打打杀杀。还是找个可靠的男人嫁了,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,你还是不要再碰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担心我没有男人要吗?”书函向她飘来恶狠狠的眼神,“老娘缺了男人也不会活得差。”
  
      皇甫莽听着她的话这么难听,火~药也很浓。女人小气呀,度量太小了。昨夜的生气还没有消,真的是不能碰呀。他心里是这么想,可是他的口却不能说。
  
      “我真的有点担心,怕你跟着我久了,没有男人敢要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滚你的蛋。”书函又恶狠狠的看过来,她想不透自己为何没有离开他,以前就可以离开,不再过这样的生活,但是每次她都不忍心走开,“老娘是需要男人养的那种女人吗?”
  
      皇甫莽清楚,她要发更多的火气了。她发起飙来,自己是无法应付。那趁早闭口,不再跟她讲话。其实,他心里也挺~自责的,自己为何讲话这么臭,逼的她也鬼火冒。哎!还是闭幕眼神吧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皇甫莽刚刚闭眼,听见一声巨~大的碰撞声。同时,车子猛烈地旋转起来,整个人颠倒起来。
  
      啊!书函精锐地惊恐声响起。皇甫莽也啊啊啊的喊起来。
  
      十几秒的旋转。车子碰的撞上了墙体,才停下来。
  
      一阵烟雾已经弥漫了车内。两个人不停地咳嗽起来。
  
      碰!一辆重型卡车也在不远处撞上墙体后停止了,轮胎都冒火星子了。
  
      皇甫莽、书函两人倒立在车内,一眼看见了侧翻的卡车。
  
  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皇甫莽转头看看书函,她一脸的血,额头也流着鲜红的血,“你能不能动?”
  
      皇甫莽发现自己被卡住了,动了几下,也没有松动的迹象,并且,受伤的手臂又淌血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呢?”书函扭头看看他,他受伤的手卡在座位上,“你等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书函摸~掉眼皮上的血,抓着方向盘,缩动着身体,左脚出来后,一用力,踢开了车门。哐啷!整个门都被踢开了。她慢慢地移动着被卡住的右脚。
  
      烟雾越来越浓,两个人加剧了咳嗽。
  
      一分钟后,书函抽出了卡住的右脚。阵阵疼痛,从右脚传来。她深呼吸了一口,爬出了车。想站起,右脚不停使唤了,站不起来。
  
      车里的烟变成了黑色,车头那儿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响声。
  
      书函咬紧牙齿,双手拽着车体,爬到了副驾驶位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