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暖爱之独家拥有 > 幸福大结局 全文完

幸福大结局 全文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病房外面,宋翠拉着童晓的手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“晓晓,你看他这样子该怎么办,就算出了院,我还是会怕他做傻事。可,乐小,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。阿姨能不能求求你,暂时取消婚礼,帮我好好陪陪他。”

    童晓有些为难,反握住宋翠的手,淡淡的说道,“阿姨,我已经结婚,婚礼只是一个形式而已。而且婚礼都已经准备好了,请帖也已发出,我现在取消婚礼,怎么跟婆家交代。”

    宋翠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一只手按着额头,另一只手用力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童晓正要去安慰她,郝国瑜拉住了她,“晓晓,你先回去吧。婚礼在即,你应该有不少事情要忙。你阿姨会好起来的,阿哲也会好起来的。往后如果有时间的话,偶尔来看看他,我们就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郝叔叔。”

    郝国瑜轻轻拍拍童晓的肩膀,“你的婚礼,我们原本该去祝福,但是出了这种事,希望你能体谅。这些年,我们郝家欠你的太多,也让你受了很多的委屈,眼看着你就要幸福了,我们断然不会再去破坏。无论如何,郝叔叔真心的希望你能幸福,一直幸福下去。”

    童晓轻轻抱了抱郝国瑜,有些哽咽的声音说着,“谢谢你郝叔叔,我还会来看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郝国瑜点头,笑着道,“快去忙吧,这里有我照顾着,不会有事的。阿哲的助理已经打电话给那位盛小姐,应该很快就会赶到的。”

    童晓抿了抿唇,心情复杂的离开。

    望着童晓离开的背影,郝国瑜偷偷抹了抹眼泪。这个小姑娘是他们看着长大的,在儿子出事之前,他一直觉得她是他们郝家的媳妇,把她当女儿看待。可如今,她就要结婚了,新郎却另有他人。这个世界有时太过残忍,以为会在一起一辈子的人,莫名其妙的就分开了。意外让他们措手不及,结局更让他们不能接受。可是他还能强求她什么呢,只希望她能过得好。

    童晓走出医院,拿出手机给沈辰鹏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通,那头还很拽的样子,“什么事,我在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沈家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也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在那头没好气的哼了声,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童晓撇了撇嘴,多少有那么一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吗?没事就这样说吧,我要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辰鹏。”她唤住他,“你过来接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很忙,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童晓轻叹了口气,闷闷的说道,“你怎么那么小气,算了,那我先回公寓睡一觉,昨晚没睡好,晚上我再过去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童晓打了辆车回公寓。

    公寓离医院很近,到了家,她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大概昨晚失眠的缘故,这一觉她睡得很熟。醒来时发现天已经黑了,房门是开着的,隐约听到外面有动静。

    拍了拍昏沉沉的额头,她下床出去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看到沈辰鹏高大的身影在厨房里忙活,那一刻,一颗心说不出的安定。

    她缓缓走过去,伸出纤细的手臂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,脸埋在他宽阔的背脊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误会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还在假装生气,“放手,你以为做错事撒撒娇就行了?”

    童晓低低笑了两声,松开了手,凑过去问,“你在做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“我妈做了几道菜让我带过来,热一下。”

    童晓抱歉的抓了抓头发,“对不起啊,我睡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去把鞋子穿起来,准备吃饭。”

    童晓去穿了鞋,洗漱好出来,沈辰鹏已经把饭菜摆上了桌。几道菜一看就是薛玉兰的拿手菜。

    她津津有味的吃着,却发现沈辰鹏一直没动筷子。

    她疑惑的问,“你怎么不吃?”

    沈辰鹏冷哼一声,“被你气饱了,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童晓扑哧笑出声,“我道过歉了。而且你知道请帖是谁给郝哲的吗?你的旧情人钟欣然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怔了怔,随即不爽的说道,“不管请帖是谁给的,你觉得有错吗?没收到请帖就可以假装你一直没结婚?童晓,这事儿他早晚该面对,出了事别总想着找别人的问题,郝哲他没错?堂堂一个大男人,还是盛辉集团的领导人物,遇到一点事选择自杀,我只能说他心理有很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童晓埋着头吃饭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你又觉得我说错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他的做法是极端了点,我虽不认同,可是能够理解,他只是太爱我了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‘嗤’了一声,“他若是真的爱你,就该坦坦荡荡的放手,在我们即将举办婚礼之际,闹出这种事,存心不让我们安心办婚礼。爱一个人就该大度的成全她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童晓鄙夷的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不服气的问,“你这样看我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听,如果是你,你能大度的成全我吗?”

    沈辰鹏笑了笑,理所当然的说道,“当然不会,我会拼了命的把你抢过来,而不是自杀。”

    童晓哼了哼。

    他把椅子搬到她面前,紧紧靠着她坐下,长臂搭在她肩膀,笑说,“早知道你觉得为你自杀是一种大爱,我一早就这么做了,也不用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遇到事情还会怀疑我吗?”

    童晓想了想,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发誓。”

    童晓翻了个白眼,“你幼不幼稚?”

    他笑笑,将她揽进了怀里,下巴抵着她的头发,轻吻着她头顶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沈辰鹏,别闹,我还要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他很爽快的松了手,“好,快吃,吃完再办事。”

    童晓嘴角抽了抽,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那天晚上,两人躺在床上,这厮拉着童晓的手按在自己心脏的位置,缠着她,“你必须抚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。”

    她顺势给了他一拳,抽出了手,背对着他躺着。

    他从身后抱住她,亲吻她的脸颊,“做错事的人,一点道歉的态度都没有,我怎么就轻易原谅你了呢?”

    “沈辰鹏,你再胡闹的话,我去客房睡了。”

    他丝毫不生气,笑得很是得意,“行啊,我看你走不走得掉。”

    语毕,他有力的手臂锁在她腰间,童晓挣扎着却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?到底想怎样嘛?”

    他把她的身体转过来,摸着她的脸颊,柔声问,“你看着我的眼睛,老老实实的告诉我,你还爱郝哲吗?”

    童晓也有意逗他,看着他的眼睛,无比认真的回道,“还有那么一点,毕竟二十多年的感情,还是我的初恋。”

    某人原本得意的脸顿时沉了下去,满脸黑线。

    “你生气了?是你让我说实话的。”
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松开手,翻了个身躺到了一侧,气得呼吸都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童晓懒得去哄他,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某人又滚了过来,捏着她的下巴问,“在你心里,是我比较重要,还是郝哲比较重要?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重要吗?不管我爱谁,我现在是你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不,对我来说很重要,说,你更爱谁?”

    “那就你吧。”

    某人很不乐意,捧着她的脸,逼着她直视自己的眼睛,“这么敷衍,不行,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。”

    童晓撇了撇嘴,纤细的手臂攀上他的肩膀,勾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沈辰鹏一本正经的在等她的回答,结果这丫头主动吻住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有那么几秒的怔愣,接着取回主动权,狠狠的吻她。想想也对,这婚都结了,重要的是过好以后的日子,爱不爱的哪有那么重要。换句话说,一个女人如果不爱你,何必要把一生的幸福交给你。

    当一切恢复了平静,他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,笑说,“说句你爱我,有这么难吗?你就不能哄哄我,让我开心一下。”

    童晓放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,往他怀里钻了钻,声音软软的,“困”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们睡觉。”

    他在她额头印下一吻,将她抱得更紧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童晓和沈辰鹏一起去了医院看望郝哲。

    某人坐在车里不肯下来,假装大度的说道,“你去看他,我在车上等你。免得看到我,他怒火攻心,再做点极端的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沈辰鹏,下车。”

    他立马下车,嘿嘿的笑着,“既然你一定要我陪你,那就一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手拉手走到病房,在病房门口,清晰的听到里头有女孩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童晓踮起脚尖看了看,盛诗涵背对着她坐着,正在喂郝哲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敲门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作势要敲门,童晓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进去了,有盛诗涵照顾他,我就放心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挽着沈辰鹏的手离开,走到转弯处遇到了宋翠和郝国瑜。

    “晓晓,你来了,这位就是你老公了吧。”郝国瑜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童晓笑笑,大方的介绍,“这是我老公沈辰鹏,这两位是郝哲的父母,郝叔叔和宋阿姨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礼貌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都淡淡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郝国瑜问,“你们看过阿哲了吗?”

    童晓摇头,“我们没进去,盛小姐正在喂他吃饭,就不打扰了。郝叔叔,这花请帮我们带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童晓把沈辰鹏手上的一束花递给了郝国瑜。

    郝国瑜心里无声的叹着气。

    “叔叔,阿姨,我们还有事情要去做,往后有空再来看阿哲哥哥。”

    郝国瑜点点头,“你们去忙吧。祝你们新婚愉快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两位老人送走童晓和沈辰鹏,回到了病房。

    病床上的郝哲看到他们手里捧着的鲜花,有些激动的问,“这花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童晓刚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顾还在输液,拔了针头,下了床,冲出病房。

    宋翠抹着眼泪,“这孩子又是何苦呢。”

    盛诗涵走过来轻轻抱住宋翠,“给他点时间,我相信他一定能走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郝哲穿着病服跑出医院大厅,远远的他便认出了童晓的背影,她的身边还有个男人,两个人手牵手十指紧扣。他们边走边说着什么,似乎说到什么好玩的,童晓露出了笑容,男人则凑过去亲了她的脸。走到车子边,男人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童晓坐了进去。车子启动,很快离开,消失在他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他狼狈的转身,大概永远都没办法大方的祝福她。

    有些人曾经那样亲密,可走着走着就远了,越来越远,你再努力也没办法靠近她。

    无畏的挣扎只会让身边的人痛苦。

    这是盛诗涵对他说的,他出事,最难受的是爱他的人,父亲母亲还有盛诗涵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的回到病房,母亲正倚在父亲怀里哭泣,盛诗涵也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看到他,盛诗涵跑过去抱住了他,“阿ken,你还有我们,还有那么多爱你的人。我们回美国,把这边的一切都忘掉,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婚礼的前一天晚上,童晓住在了沈家,钟欣文吵着闹着要跟童晓说,煞有其事的说着,“我结婚前一晚童晓陪我睡的,今天我也要陪她睡。”

    沈辰风郁闷坏了,“你大着个肚子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得问问人家新郎愿不愿意呀?”

    钟欣文闷哼着道,“他敢不愿意,也不想想我帮了他多少。”

    晚上姐妹俩躺在一张床上,钟欣文拉着童晓的手,感性的问,“明天就要当新娘子了,你现在激动吗?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一点点激动,更多的是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紧张是正常的,我当时也紧张来着。当时跟沈辰风一起走红毯额时候,我手心全是汗。后来被沈辰风嘲笑了很久。童晓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婚前有恐惧吗?”

    童晓认真的思考了好久,“之前有,一直不敢敞开心,总害怕付出了,很快就会受伤。现在好多了,不是说对未来毫无畏惧,而是觉得,过好每一天的生活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钟欣文用力握着她的手,感慨道,“我跟沈辰风算是闪婚,也可以说是奉子成婚。其实最初我自己都不看好这段婚姻,就想着大不了以后离婚。但是结婚以后,每天在沈家,比我在钟家快乐多了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孩子的缘故,我越来越爱孩子的味道。当然我们之间也常因为章霖云吵架,开始吵得很凶,现在慢慢的已经不会为他起争执了,觉得没意思。童晓,其实你比我好多了,毕竟你和沈辰鹏有感情基础在,你们曾经相爱过,中间的这么多波折应该让你们的爱更家的深刻。经历了这么多,我相信你们可以走得很远。”

    童晓笑笑,“我和他还需要磨合。”

    “每段婚姻都需要磨合,磨合到一定程度,靠得是经营。婚姻真是一门学问,无论多少年,都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童晓淡淡的说道,“我相信只要用心,都可以经营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童晓,你们邀请顾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沈辰鹏没在我面前提起,我也没刻意去问。那个女孩,我们注定了对不住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对沈辰鹏更好一些,才算对得住顾秋。毕竟沈辰鹏的幸福,才是她最大的快乐。人生其实挺无情的,很多时候错过了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童晓赞同,所以短短的几十年里,珍惜,是所有人都该花时间去学习的一门功课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婚礼那天,天气非常的柔和,钟欣文大着个肚子还在起哄,婚礼前不准沈辰鹏见新娘子。

    某人可不乐意了,闷哼,“你结婚那天,也没人闹你呀,你现在凭什么闹我呀?我看一下我老婆,还得经过你的同意不成?”

    钟欣文挡在门口,“那试试把我推到,走进去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我不敢对孕妇动手。”

    钟欣文双手叉腰,“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气得给了身边的沈辰风一拳,“把你的人给我弄走。”

    钟欣文一看沈辰鹏打自家老公,忙跑过去帮忙,在沈辰鹏肩上连打几下。

    沈辰鹏朝着沈辰风使了使眼色,沈辰风一把将自家老婆给抱住,沈辰鹏眼疾手快的跑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,童晓早已画好了妆在等待。

    白色的婚纱衬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,原本就精致的脸在化妆品的修饰下,越发的美艳。

    沈辰鹏倒抽一口气,呼吸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化妆师造型师们你看我,我看你,接着都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童晓站在镜子前,问身后的人,“好看吗?安暖说好看,我觉得有点暴力,穿着很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她穿衣一贯很保守,这会儿胸前露了这么多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    沈辰鹏走过去,从身后搂住了她的细腰,俯身亲吻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别闹,脸上涂了粉。”

    镜子里的两人,白色礼服,抱在一起,宛如一件精致的艺术品,格外的唯美。

    “童晓,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?”

    她笑说,“我们认识也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他也笑,浑厚的身边在她耳边说,“我活了三十几年,仿佛就为了等这一刻。”

    童晓脸一红,啐道,“别肉麻好吗?鸡皮疙瘩都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他收紧了双臂,童晓被他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纤细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我以前可能说过,我知道你很喜欢听,后来一直没说出口,是为了留着今天告诉你,其实一直都很爱你,即便在我痛得最厉害的时候,还是爱着你的。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很长,我愿意和你一起,好好经营我们的小家,一直这样幸福下去。沈辰鹏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他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好久,眼睛定定的看着她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没得到他的回应,她撇了撇嘴,“你不相信我爱你?”

    他这才露出了笑容,捧着她的脸俯身含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等得都快急死了,却没人敢敲门。

    安暖一脚把门踢开,这一幕让外面等着的一干人等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婚礼在莫氏旗下的酒店举办,只邀请了少数的亲朋好友,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。

    钟家人自然也在受邀之列,钟欣然和她母亲坐在一起,看着舞台上拥吻在一起的新人,她双手紧紧握成了拳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