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暖爱之独家拥有 > 050 意料之外

050 意料之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婚礼的脚步越来越近,沈家人把什么事情都安排的好好的,童晓倒像个没事人似的。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

    沈辰鹏亲自去了趟锦江,把童晓的父母接到了北京。

    有了之前的不愉快,周雨薇多少会有些尴尬。加之童晓给了他们提醒,面对沈辰鹏时,一家人都显得很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沈辰鹏对他们自然也没了之前的亲密,更多的剩下一种形式。

    沈家人把两家见面的地点安排在暖会所,那天,暖会所将不对外营业。

    童晓一早带着周雨薇和童彦天去了商场,给他们买些衣服。

    周雨薇神情一直很紧张,拉着童晓的手说,“晓晓,要不不要见面了,你直接嫁吧,反正你们已经领证,婚礼也就是个形式罢了。我们乡下人,哪能跟他们坐一起吃饭,万一有做的不好的地方,会不会被暗杀呀?”

    童晓笑笑,安慰,“放心吧,他家里人都很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神情仍不见轻松,犹豫着问道,“你有没有跟他们说过你小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童晓这才知道周雨薇紧张的原因,大概是害怕童晓把以前的事全说出来,沈家对她有所看法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“妈,您不用紧张,做自己就好。”

    童彦天的衣服很好买,衬衫西服,这回童晓刷了沈辰鹏的卡。

    童彦天直接把新衣服穿在了身上,看上去气质比之前好多了,只是价格让他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晓晓,这也太贵了,如果不是要见亲家,我才不要穿这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童晓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带着周雨薇到了服装专柜,周雨薇一直在强调,“晓晓,妈妈的衣服好看就行,不用太贵。我们家穷,穿太好的衣服,不免让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童晓心中感慨,周雨薇什么时候竟这么通情达理了。

    “妈,没事的,第一次跟他们见面,打扮一下是对他们的尊重。他们家里人对我很好,也很了解我,不会觉得我乱花辰鹏的钱,您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点头,心里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都是她太心急,如果不是上次的矛盾,她往后大概可以享福了。可这丫头,竟然一直藏着不说,心里气她,可再也不敢对她说一句重话。

    给周雨薇挑好衣服鞋子,服装的包装下,周雨薇也有气质多了,只是向来不注意保养,脸上的皮肤难以掩盖她的乡土气息。

    童晓挽着周雨薇和童彦天准备离开商场,经过钟欣然的包店时,周雨薇一眼看到了钟欣然,不顾形象的冲了过去,指着她骂了起来,“都是你这个贱人,害我跟我女儿闹了这么大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童晓深深叹了口气,服装可以包装她的形象,终究无法包装她的气质。

    童晓赶紧跑过去拉住了周雨薇,“妈,别闹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看了童晓一眼,心情十分激动,“晓晓,上次就是这个女人怂恿我的,是她让我去你学校发疯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,这事儿已经过去了,请您别再给我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顿了顿,没再说话,愤愤的看着钟欣然。

    钟欣然倒是心情大好,她巴不得周雨薇再发疯,尤其是这个当口。

    她故意激到,“这位阿姨,您这么大的人了,自己做错事不敢承担,找我负责,这是什么道理。瞧您这身衣服穿得有模有样的,怎么说起来话这么没修养呢。您女儿可是嫁入豪门了,您这样可真丢她的脸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心里怒到极点,指着钟欣然咬牙切齿的说,“你,你说谁没修养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就是您吗?您这身衣服很贵吧?用你女婿的钱买的?我猜也是,毕竟你们这种家庭出生,这辈子都买不起一件像样的衣服吧,不过现在好了,女儿嫁得好,就是不知道之前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,你女儿会不会孝敬您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戳到了周雨薇的心窝子,自打知道了沈辰鹏的身份,她已经快后悔死。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被你给害的!”

    眼看着有人过来围观,童晓拉着周雨薇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商场,周雨薇低低的问,“晓晓,我是不是又给你丢脸了,我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妈保证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童晓摇头,“没关系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怔住了,颤抖的声音,“你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两家人见了面,很快就会是我的婚礼,婚礼一结束,我就送你们回锦江,往后就在锦江养老,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晓晓,妈妈已经知道错了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让我跟你爸留在北京吧。往后你和辰鹏有了孩子,妈妈还可以给你们带孩子。”

    童晓淡淡的笑着挽住她的手臂,“妈,我们暂时不会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话,结了婚当然得要孩子了,你还年轻,辰鹏不小了吧,他家里能由你。嫁给了这种人家,什么都得听他们的,他们让你生孩子,你就必须得生。”

    童晓心里无声的叹气,看到沈辰鹏的车子慢慢驶来,停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妈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已经下车,拉开了后座的车门。周雨薇和童彦天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又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童晓正要坐进去,他抱住了她在她脸颊亲了一口,笑着问,“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童晓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他看到她情绪不高,又问,“是不是我没时间陪着你,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赶紧走吧,总不能让你家人等着。”

    童晓钻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沈辰鹏帮她关上车门,心里有些烦躁。自打那天他对她说了那番话,好像把她推得更远了,这些天,她总是一副淡漠的表情。

    钟欣然站在商场里面,这幕情景看在眼里,心仿佛在滴血。

    童晓把她的父母接来了,看来好事将近。这一切原本都该属于她,就因为她做错了一件事。和沈辰鹏的婚事,沈家连个招呼都没打。之前她已经在圈子里把话放出去,这会儿沈辰鹏的新娘换人,她顿时成为圈子里的笑柄,现在甚至不敢出去抛头露面,深怕被人嘲笑。

    她活成这样,凭什么童晓就能如此潇洒。她不懂老天爷为何总是会刻意眷顾一些人,童晓她何德何能能够进沈家门。越想越觉得生气,她甚至想要和她同归于尽,她得不到的东西,童晓也休想得到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到了暖会所,周雨薇和童彦天惊叹会所里奢华的装修,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入这样高级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雨薇拉着童晓的手问,“童晓,待会儿吃饭,我们需要注意些什么?怎么做才不会失礼。”

    童晓正要说话,沈辰鹏一手搭在了周雨薇肩膀,“妈,您放心,都是一家人,不必紧张,我爸妈很好相处的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努力让自己淡定,可到了包间,见到沈亦铭的那一瞬,她几乎晕厥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薛玉兰走过来跟他们握手,“亲家,亲家母,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好。”周雨薇因紧张而吞吐。

    薛玉兰笑着轻拍她的手,“亲家母,不用紧张,我们都是一家人了,感谢你们养育了童晓这孩子,单纯又善良,不光我们家儿子喜欢,我们全家都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薛玉兰如此的可亲,周雨薇渐渐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周雨薇和童彦天紧张,沈家其他人都没出席,只有沈亦铭和薛玉兰在。

    为了照顾童晓的家里人,他们没弄任何花哨的菜式,而是选择了锦江菜,一桌子锦江菜上了桌,童晓心里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亲家喜欢吃什么,就让厨房烧了一桌锦江菜,听我家辰鹏说,晓晓最爱吃这里的锦江菜,我想一定是有妈妈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想想这些年都是怎么对童晓的。起初很嫌弃她,不愿抚养她。再后来把她当摇钱树,只想拿她来赚钱,甚至她原本可以有更好的前途,她为了钱掐了她前面的路。

    “俩孩子的婚礼我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,亲家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提出来,能满足的我们尽量都满足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连忙摆手,“没有,没有,我们没有要求,只希望两个孩子好。”

    薛玉兰笑笑,“是啊,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条心,只希望孩子们能好。不瞒你们说,我这儿子可是让我操碎了心,还好有了童晓,以后这心就让童晓去操了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努了努嘴,“妈,能不能别在我岳父岳母面前这样贬低我,他们还能放心的把女儿交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德性,亲家亲家母能不知道。”薛玉兰啐他,继续说道,“我这儿子以前虽然混了点,也都怪我跟我老公没时间管他。不过他对晓晓是真的好,我们都看在眼里,亲家完全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连连点头,“当然当然,我们很放心辰鹏,也很喜欢辰鹏。”

    “礼金方面,你们放心好了,我们绝不会亏待你们的。你们把晓晓养这么大,很不容易,我知道谈钱伤感情,可我们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表达我们对你们的感激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不知为何,被薛玉兰这么一说,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一直靠着童晓养家,她没办法想象,这往后童晓成了别人家的,他们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薛玉兰看到周雨薇哭,坐到了她身边,握住她的手,叹着气道,“亲家母,我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,养大一个女儿不容易,现在要嫁人自然是不舍的。想当初我们家女儿出嫁时,你不知道我家老头子伤心成什么样,整日整夜的睡不着,半夜看到他偷偷抹眼泪。我们家女儿还没嫁出去,还招了个女婿回家。可我家老头子说了,女儿一嫁人,总觉得不是自己的了。所以,我特别理解你。你放心,往后一定让两个孩子经常回去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周雨薇再次挤出眼泪,对着薛玉兰说道,“我们对辰鹏这个女婿非常满意,我们家晓晓能找到这样出色的老公是她的福气,当娘的自然是舍不得。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,能够跟孩子们离的近一些,想念她的时候,能够很快见到。”

    童晓脸色顿白,看向周雨薇,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在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薛玉兰笑了笑,道,“这自然没问题,让辰鹏安排一下,给你们在北京买套房子,以后就定居在北京,随时能够见到女儿。”

    薛玉兰虽然这么说,心里已经不舒服。

    周雨薇高兴坏了,后来的一顿饭顺顺利利的进行,薛玉兰之后的话不多,只是表面上依旧客气。

    周雨薇自然看不出来其中的名堂,只要想到能留在北京,她就开心。

    晚餐结束,沈亦铭的司机来接他们,沈辰鹏负责送周雨薇回住处。

    在会所门口,薛玉兰拉着童晓的手,小声跟她交谈,“晓晓,你家的情况妈都知道,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苦。现在什么都不用去想,安安心心的当新娘子,其他的让我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童晓喉咙哽了一下,视线变得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一个是婆婆,一个是她的亲生母亲,为什么在后者那里,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她的爱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跟妈回沈家吧,让辰鹏送你父母回住处。”

    童晓点点头,跟薛玉兰沈亦铭上了车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到了沈家,其他人都还没睡,安暖把童晓拉到了客厅,其他人纷纷问她,这种婚纱款式好不好看,喜糖用这种盒子包装行不行,请帖这样制作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原来沈家每个人都分担了任务,都在等着童晓拿最后的主意。

    看到沈家人如此的团结,看到这个家这么的温馨,童晓心里有股暖流缓缓流过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,小婶,暖暖,你们拿主意就好,我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薛玉兰从厨房走过来,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,笑说,“这怎么能无所谓呢,一辈子就一次的事情,虽然我们家情况特殊,不能给你一个盛世婚礼,可至少也要温馨是吧。这两天让辰鹏把时间腾出来,我们一起商量婚礼的具体细节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走过去把童晓从沙发上拉起来,“晓晓,妈看你在会所没怎么吃东西,给你煮了碗面,放在餐厅凉着,你快去吃了。”

    童晓终于控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,声音哽咽,“妈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薛玉兰摸着她的头发,“傻丫头,你过去遭受的一切,暖暖都告诉我了。以后嫁到我们沈家,可没人会欺负你,我们都会好好的爱你,给你温暖。”

    安暖努了努嘴,抱怨,“舅妈,你怎么出卖我呀,不是说好不说的嘛,童晓该怪我大嘴巴了。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恶意的,我只是希望家里人能对你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钟欣文坐在一旁缩着头道,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我只告诉了安暖一个人,也没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薛玉兰啐道,“晓晓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。走,咱吃面去。”

    童晓坐着吃面,薛玉兰坐在她身边陪着。

    安暖跑过来酸溜溜的说了句,“舅妈真是越来越偏心了,童晓一嫁进来,你心里就没有我了。这往后童晓再给您生个孙子,您大概连眼里都没有我们了,我想想就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就你最得瑟,晖子一个人疼你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安暖笑着跑走了。

    沈家人个个都太聪明,他们知道爱是相互的,他们真诚的对待童晓,童晓这个善良的女孩一定会把这份爱转移到沈辰鹏身上。

    安暖自然也不是随便说句话逗她们开心,她们都有意无意的提醒童晓,孩子对沈家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童晓吃完面上了楼,洗了澡躺在床上,望着头顶绚烂的水晶吊灯,这光芒就像她现在的生活,有些虚幻。

    沈辰鹏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丫头已经躺在床上,他径直走过去在床上坐下,拍了拍她的脸,笑着问,“要不要吃夜宵?你晚餐吃得不多。”

    童晓摇头,“你妈妈已经给我煮了碗面。”

    他满意的摸摸她的头发,“看吧,嫁给我多幸福,多了这么多人疼你。往后再给他们生个孙子,这还得了,估计他们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童晓撇了撇嘴,“别胡说了,快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他俯身在她嘴唇上狠狠亲了一口,才跑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听着浴室里潺潺的水声,童晓越发的难以入眠,躺在床上思考了很多,或许生活能够如此,她应该知足了。

    沈辰鹏从浴室出来,光着上半身,只下面围了条浴巾,他似乎特别喜欢在家里穿这么少,童晓已经说过他很多次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坐了下来,用毛巾擦着湿哒哒的头发,一边笑着道,“童晓,你先别睡,等我把头发擦干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童晓翻了个白眼,坐起了身子,拿过他手里的毛巾,跪在他身侧帮他擦头发。

    “难得享受老婆的服务,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想我继续为你服务的话,就闭嘴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嘿嘿的笑了两声,真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帮他擦着头发,动作温柔。

    “等我们婚礼结束,把我爸妈送回锦江吧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犹豫了一下,笑着道,“都听你的,以后家里的事就由你做主。我妈决定给一百万当彩礼,我觉得太少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够了,一百万够他们在锦江养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主要是知道你从小在家受得委屈,有些不服气。她是个极为护短的人,你以后就慢慢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童晓开玩笑,“你们家都是护短的人,往后如果我跟你吵架,一定赢不了。”

    沈辰鹏从她手里把毛巾抢过来丢在一旁,认真的看着她,“你这丫头,这话说出来可真伤他们的心,他们对你怎么样,你感受不到。”

    童晓撇了撇嘴,“我说说而已,我知道他们都对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!总是口是心非,让人难以捉摸。这些天一直对我冷冷的,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让你开心。我知道那次我不该怀疑你,可是人着急到一定程度,说出来的话就不会控制。你若是因为这点小事跟我生气,那我以后每天都得小心翼翼的,多累呀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