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杀手种田有谋略 > 153 大结局

153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让凤竹三人直接离开他们的掌控,这话可是许忠勇经过深思熟虑的,他当然知道去灵犀大陆破坏八大世家的关系,其中也是凶险万分的,但是和与天道抗衡,与那些未知的比起来,他宁愿凤竹去与人斗。
  
      何况他相信凤竹的能力,她并不是需要靠在男人身后的女人,她有自己的一片天地,她就像是一只翱翔在天空的鹰,他不可能折断她的翅膀,将她保护在自己的身后。
  
      当许忠勇提出这样的建议时,枭瑾和冥渊不由自主的沉默了,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,两人终于同时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与其让她们留在赤炎大陆随时可能牺牲,还是说服她们离开这里的好,等他们将一切问题解决了,再让她们回来岂不是更好?逆天而行或许会有孽报,但是只要报在他们身上就好,只要能留住她们,他们不在乎孽报。
  
      “要想办法顺服她们去灵犀大陆,这话只能由你来说了,毕竟稳固灵气也是你提出来的,只要对她们说时间还没到,破坏八大世家的事情更迫在眉睫,我们不能离开,只能让她们去,想来她们应该会信的。”
  
      枭瑾对着冥渊说到,不过依着那三个女人的精明,恐怕她们应该能想到他们是故意支开她们,能不能让她们离开,就要看他们三人的本事了。
  
      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心里都在想着怎么顺服自己的女人。而在三个男人商量的时候,凤竹三人也聚在了一起,玄若哼了一声说道:“三个大男人鬼鬼祟祟的,大白天关门还让人把守着,要不是三人没一个长的像只受,我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干什么猥琐的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闫雪温温柔柔的说道:“他们避开我们所说的事情,无非就是重阳山灵气的事情了,看他们的举动很明显不想让我们参与。”
  
      自从摄魂术达到圣境之后,她整个人的气质就变了,就像是包容一切的水一般,无声无息之间便会被她感染,不知不觉间便随着她的思想而行事,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蛊惑了心神成了没了灵魂的傻子。
  
      所以哪怕闫雪收敛着摄魂术,但是对于别人还是有一定的影响,心智不坚的人绝不能出现在她的面前,不过这对于玄若和凤竹却是没有影响,在基地的时候心智不坚的人可是成不了基地的杀手的。
  
      玄若看着柔柔弱弱的闫雪,愤愤的说道:“明明是不满他们的行为,你就不能说的有气势一些吗?”真实的,整天这样软绵绵的说话,害的她都不好意思欺负她了。
  
      玄若目光如水一般的望向玄若,那眸光如实质一般,像是铺开了一张网,而玄若则是她要捕捉的猎物,一旦目光相触便再逃不脱。
  
      玄若的目光与闫雪的目光一碰,先是一愣然后瞬间移开,“靠,你竟然对我使摄魂术,以为姐怕你不成?来,咱们分个高下!”说着便主动去寻玄若的目光,然而玄若却是收回了目光。
  
      “连在你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都不能让你中招,恐怕我的摄魂术也对付不了那些八大世家的高手们。”玄若说到这里有些沮丧,早知道当初在藏宝楼的时候,就应该想许忠勇和枭瑾那样直接突破灵境了。
  
      凤竹看到闫雪的沮丧,公平的说道:“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,不要忘了若若是哪里出来的人,要是她连这一点都抗拒不了,那早在咱们进入雨林遇到冥花的时候,她就已经去地府报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那一次进雨林,虽然活下来的人只有几个,却是将她们的意志锻炼成了最强大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说起来她们三个人在前世的死,并不是死在了敌人的手中,反而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中,小雪最在乎亲情所以被家人给害了,若若虽说死在了自己最骄傲的一面,却是因为要抢救她们三人的合影,这样的死只能算是意外。
  
      至于凤竹自己,只能说她是最不适合做杀手的,严重的夜盲症一到晚上等同于瞎子,就算她的武力值再强大,在这样一个几乎为致命弱点的影响下,出事注定是早晚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玄若得瑟的说道:“想要让姐着了你的道,你还嫩的很呢!”闫雪也不甘示弱的说道:“我承认算计不到你,有能耐你将你家的冥渊拿下,我便承认不如你。”
  
      提到冥渊,玄若的气势便蔫儿了下来,“那可是活了一百多岁的老怪物,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,怎么可能斗得过他,你怎么忍心让我这么嫩的小羔羊去招惹他?”
  
      玄若可怜兮兮的耍宝,凤竹则淡淡的补刀,“实际上算起来,你现在也是一百多岁的老怪物!”灵魂二十多岁,可身体却是货真价实的一百多岁了。
  
      玄若没想到凤竹也来凑热闹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在基地的时候,所有的大小排名赛,都是我拼死拼活的抢到第二名,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?”凤竹面瘫着小脸,“你很二?”
  
      闫雪看着玄若那不断扭曲的脸,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,真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!
  
      “那是因为姐不稀罕和你这瞎子争,要是让别人知道你的弱点,你早就死了千八百次了你知道吗?”玄若伤心欲绝的对着凤竹说到,不过在场的两个人却没有一点同情心。
  
      凤竹非但没有同情心,依然不遗余力的补刀,“你说的都是事实。”听到这话玄若的脸色好看了,正等着凤竹忏悔的时候,却听到凤竹接着说道:“可这也改变不了你是老怪物的事实!”
  
      玄若喷出一口老血,趴在桌子上虚弱的说道:“本人已死,小事烧纸大事挖坟!”
  
      三个人正在互相玩笑的时候,商量好的许忠勇三人则找了过来,玄若立刻从桌子上起来,对着三人嘲讽道:“终于商量好了?打算怎么对付我们三个?”玄若这样说,也是因为他们三人不想让她们参与,因为他们的态度而生气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她们三人的实力可是一点都不弱,并不需要他们三人保护她们,可是这三人却是撇下她们密谋,这样大男子主义的行为,怎么可能不让她生气?
  
      玄若生气,许忠勇和枭瑾自然不会上前撞枪口,冥渊主动去拉玄若的手,说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等到了晚上我会细细与你说的。”玄若不愿意和冥渊走,却是被他强硬的拉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凤竹淡淡的看了玄若一眼,眼中的意思也只有玄若明白。知道最多的就是冥渊了,所以这套话的任务只能教给她了。
  
      玄若给了凤竹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,虽然她在冥渊的面前总是处于弱势的那一方,但不代表她就对付不了这个人,女人最厉害的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,还有一项杀伤力赶上原子弹的能力呢。
  
      玄若被冥渊牵着,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冷笑,女人在床上可是最让男人不能抵抗的诱惑,而这才是女人的致命武器,哪怕是冥渊也不例外。
  
      这边玄若跟着冥渊走了,紧接着枭瑾也带着闫雪离开了,只留下凤竹和许忠勇两人。凤竹严肃的对着许忠勇说道:“我希望你能开诚布公的对我说清楚,而不是自以为的对我好而隐瞒我,你知道我最在乎的是什么!”
  
      许忠勇坐下来去拉凤竹的手,却是被她躲开了。他叹了一口气,就知道是这样,枭瑾说的借口或许对闫雪管用,却是不能用在小竹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就因为非夫妻关系对她的隐瞒,她名面上表现出来的生气,是她故意克制下来的表现,实际上她心中要比她表现出来的要生气的多,要不是她真的爱着自己,恐怕这将会在她的心中留下一道伤痕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强硬的将凤竹拉进自己的怀中,在她要挣扎的时候说道:“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。”
  
      凤竹停止了挣扎,因为许忠勇的话脸色好看了不少,不是她愿意摆脸色,而是因为她知道要是她不拿出一点颜色来,肯定会被男人给忽悠过去,只有坚决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才能让男人重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她知道男人不希望自己去冒险,可是反过来,她就希望男人将所有的事情都兜下来吗?
  
      他们虽然没有举办成亲的婚礼,但是已经早就成了一体,一旦一方有损害,那么另一方便独活不下去。凤竹在男人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,这才对着男人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商量的?”
  
      许忠勇开诚布公的说道:“我们想要你闫雪还有玄若去灵犀大陆,破坏八大世家的关系。”
  
      去灵犀大陆破坏八大世家的关系,虽然有故意让她们离开赤炎大陆的嫌疑,可是严格说来破坏八大世家的关系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甚至想要保住赤炎大陆,这是一招必走的棋。
  
      现在赤炎大陆上有八大世家的人,可论起来那些八大世家的老祖宗们还好好的呆在本家呢,她们上前去挑拨关系,一个不好就是要将小命搭上的结局。
  
      凤竹想到了这些,许忠勇也说道:“去灵犀大陆同样是很危险的事情,想要囫囵的回来也不是一件易事,甚至可以说现在去灵犀大陆,比留在这里更加的危险。”
  
      凤竹反驳道:“你说的现在危险,恐怕我们再去灵犀大陆的路上,你们就会想办法将八大世家的老祖宗们给吸引到赤炎大陆上来吧,等我们到了哪里,便没有了多少危险了吧!”
  
      她还不明白这三个人的脾性吗?这三人哪个也不是让自己的女人在前面冲锋陷阵的性格!
  
      许忠勇想果然自己的女人太聪明了,也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。许忠勇亲了亲凤竹红润的唇瓣,挑眉说道:“那就各凭本事,看你们能不能将那些老祖们留在灵犀大陆。”
  
      凤竹撇了撇嘴,她们还能拒绝吗?总不能让三个男人去灵犀大陆吧,要知道三个国家离开他们三个任何一个,恐怕这个国家就玩不转了。
  
      而去灵犀大陆也同样是重中之重,除了她们还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。并不是说三国就拿不出人才来,而是这些人现在都在努力的维持着三国的运行,赤炎大陆上造反的风波还没有过去呢!
  
      就拿张悟来说吧,凭着他那鬼才的脑子,真去了灵犀大陆恐怕八大世家还不够他玩的呢,然而现在他正被皇上使劲的压榨着呢,要是让他知道他们想要让他去灵犀大陆,估计他能感动的哭了。
  
      所以这样的机会是肯定不能给张悟的,只有她们三个顶着上了,虽然担心这三个男人把那些世家的老祖们都吸引到赤炎大陆来,可是她们三个也不是吃素的,就让他们比一比到底谁厉害吧!
  
      凤竹想明白之后,又对着许忠勇问道:“稳定灵气的时间,你到底知不知道?”这才是她最想要知道的,所以凤竹问这句话的时候,紧紧地盯着男人的眼睛,只要他有一点撒谎的迹象,她都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迎着凤竹的眼神回道:“冥渊并没有告诉我,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是什么时候,毕竟天道这种东西太过虚无缥缈了。”
  
      凤竹盯着男人看了好一会儿,确定他没有撒谎,这才收回了目光。看来只能靠若若从冥渊那里套消息了,只希望若若不要让她们失望。灵犀大陆一行她们会去,稳固灵气她们自然也不会忘记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搂着凤竹说道:“我既然说要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便不会对你撒谎,灵气的事情或许离了你们真的解决不了,不过我们三人会将它尽量的研究透彻,等到用上你们的时候,你们不会用危险。”
  
      男人说到这里蹭了蹭凤竹的头发,轻轻地说道:“我还没有将你娶进门,我还等着我们将所有的事情解决完之后,你做我的新娘子呢!”
  
      还有孩子,他们虽然已经有许郅了,但是他还是希望凤竹能给他生一个像她的小姑娘,他会将小姑娘当成至宝来宠爱。这些都还没有实现呢,他怎么会让她出事。
  
      凤竹由着男人对着自己温柔的蹭蹭这里摸摸那里,可是过了一会儿之后,这摸摸蹭蹭可就变了味道,凤竹都不知道男人的手是什么时候悄悄钻进自己的衣襟里面去的。
  
      凤竹一头黑线的说道:“你就不能不想这档子事吗?”尽管面上没有表情,可是她的耳朵已经成了粉红色,不管两人做过多少次,对于她来说,这样的事情也是令人羞涩的。
  
      男人吻住她的耳垂儿,“谁叫我的凤儿这么有魅力的,只要看到你,我就想把你压在身下。”
  
      男人说完之后便不给凤竹拒绝的机会,直接顺着耳根下来,吻住了她的唇瓣,将一切话语全部都吞了下去,一把将人抱起之后,便往内室走去。凤竹这边进行着人生大和谐,闫雪和枭瑾这边就比较清汤寡水了。
  
      闫雪被枭瑾拉着回了他的房间,便对着她淡淡的问道:“你要对我说什么?”反正套话的任务没有安排给她,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对着枭瑾使美人计。
  
      枭瑾将三人商量的借口对着闫雪说了,便听到她说道:“只要凤竹和玄若同意,我没有意见。”闫雪看着枭瑾说道:“还有其他的事情吗?没有的话,我就回屋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枭瑾抿了抿唇没有理会她说的后面那句话,而是说道:“我已经将小月安排好了,星已经是自由身了,星会带着小月到安全的地方去,所以你不用担心小月的安全,星会好好的照顾小月的。”
  
      枭瑾以为闫雪到现在都不能接受他,是因为闫月的存在,他承认他当初用闫月做挡箭牌有些不对,但是他对闫月真的只是当妹妹一样看待,从来就没有其他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他不希望闫雪误会他,从很早以前他就知道星对闫月有特殊的感情,在他顽疾不治没有活下去的希望的时候,他就已经做好了将闫月托给星的准备了。
  
      闫雪静静的反问道:“你这样安排,月月开心吗?她是最离不开你的。”月月心智不全她已经让冥渊看过了,不过冥渊却是说维持这样的状态对月月是最好的,天道如此,若是非要逆天而行恐怕就要危及月月的生命了。
  
      闫雪考虑了很长时间,最终决定让月月维持现状。月月天生拥有的摄魂术,就像是抱着一座金山的小孩,在孩子没有懂事的时候,大人都会拼尽全力的保护她,可若是她懂事了,大人或许就不会重视她了。
  
      那么这个孩子很有可能因为恢复了心智而不再变的单纯,或许她会走上另一个歧途,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。在闫月心智不全的时候可以杀十万人而不被谴责,但若是在她心智没有问题的时候杀十万人,天下必容不下她。
  
      这是一点闫雪不愿意让闫月清醒的原因,另一个原因则是闫月分的清是非,那么当她清醒过来之后,知道自己杀了十万人,还有那些曾和她相处的人,因为她的不经意而死的人,她会有多么的难受?
  
      基于这两点的考略,闫雪决定还是让闫月维持现状吧,毕竟这样的她才是无忧无虑最开心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虽然她那一身的摄魂术没有办法自己控制,然而只要将她看住了就不会出太大的问题。闫雪没有意见让星照顾闫月,毕竟星是真心待月月的,然而她不满的却是枭瑾的态度。
  
      在他用的着的时候,便不管别人的意愿利用他人,若是用不上了,便做出自认为最好的安排,他对自己是这样,对月月也是这样,从来就没有问过她们的意思,这样枭瑾又如何能让人真心对待?
  
      枭瑾在闫雪的话语中听出了责备的意思,他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他们之间总是隔着什么,而他却是一直没有找到那个隔阂之物。
  
      面对整个大陆的战争,枭瑾都可以面不改色,可是在闫雪淡淡的质问下,他竟然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是好。就在枭瑾坐立不安的时候,闫雪站起来说道:“没有其他的事情,我先回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闫雪不等枭瑾回答,便起身往外走,眼看她就要迈出屋子了,却是被枭瑾从后面一把保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小雪,对不起,你对我不满可以说出来,不要这样不理我也不告诉我到底哪里出错了,只要你说出来我会改的。”枭瑾将闫雪转了过来,让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己的不安。
  
      闫雪看着这样情绪外漏的枭瑾,无声的叹了一口气,她到底在坚持什么?依着枭瑾的脾性,他们注定要纠缠一辈子,那么她现在又何必彼此找不痛快?
  
      她对枭瑾真的没有感觉吗?不,要是没有感觉的话,她不会允许他这样纠缠自己,当初想要找治好月月的神医,说的好听是为了月月好,说的难听一些不过是心里的一丝的嫉妒罢了。
  
      月月从小就得到了枭瑾全部的关注,这是她一直这样认为的,直到后来才想明白,他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。
  
      她真的不高兴吗?她内心深处是高兴的,只不过却是被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伤到了。既然注定在一起了,她这样一直逃避又有什么好处,难道他们要这样别扭一辈子吗?
  
      闫雪想明白之后,说道:“等我从灵犀大陆回来,我们好好的谈一谈吧!”感觉到闫雪态度的软化,枭瑾眼中露出了惊喜,抱着闫雪也没有做过分的事情,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,否则可能再把人吓坏了。
  
      闫雪和枭瑾没有发生激烈的争吵,算是和平解决了,而玄若和冥渊这一对,就不是那么和谐了。
  
      凤竹给她的眼神,是让她套出稳固灵气的时间,虽然知道对付冥渊这种强大的男人,在床上是最管用的,可是她也不能上来就开始妥协,直接将人往床上拐吧!
  
      所以若若自然会在床下努力一番,可是不管她是软语相求还是撒娇卖痴,冥渊只是微笑的看着她耍宝,愣是一句重要的都没有说。
  
      若若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,直接将他脸上的笑容给扇没了。笑!笑!笑屁啊!若若被冥渊笑的炸毛了,跳着脚指着他的鼻子说道:“你今天要是不老实交代,老娘的床你就不要想了。”
  
      冥渊俊逸的脸上笑容不变,“我可以忍得住,就怕你会忍不住到时候扑上来!”冥渊说这句话不过是调侃,可当他看到若若眼中闪过的憎恨,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。
  
      冥渊自然知道若若想到了情蛊,当初在若若的身上下情蛊,无非就是希望她以情爱上他,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想错了,不管是以前的若若还是现在的若若,都对于情蛊深恶痛绝。
  
      冥渊不愿意提起令她反感的事情,于是说道:“我们决定让你们去灵犀大陆,或许凤竹和闫雪会反对,你为什么要反对,这不是摆脱我最好的时机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我想摆脱你了?我早就跟你说过千八百次了,我不是你的老婆,我不过是异世的一缕孤魂,你怎么就不相信呢?”玄若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的,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。
  
      以前的冥渊都是努力的说明玄若就是夏若,可是这一次没有,他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你就是夏若,是我亲自将夏若的魂魄送走的,也是我将你的魂魄招回来的,若你不是夏若,你根本就进不了夏若的身体。”
  
      他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这些,因为他不想若若怕他,二十多年前的若若求着他将她送走,那时候的夏若精神接近崩溃,为了让他送她走,她甚至不惜自残来威胁他。
  
      他不愿意对现在的若若提起这些,不仅是因为那段过往是他心中的一段伤痛,同样也是害怕若若畏惧他,能操控天道决定人生死,不是谁都能接受的。
  
      对于冥渊,若若最不能接受的两点,一个是将她当成夏若的替身,再就是他曾经有过妻妾。若她真的是夏若,那么她纠结的替身这一点就不存在了,那么对于第二点她能不能接受?
  
      若是她有夏若的记忆,一个男人能持之以恒的爱着一个女人一百年,她或许会真的动心吧,可是她没有夏若的记忆。
  
      “能不能和我说一说你和夏若的事情?”玄若平静的说到,自始至终她都不能将自己当成夏若,但是她想要听一听冥渊与夏若之间的事情,也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冥渊将夏若送走。
  
      至于怕不怕冥渊,这一个问题玄若没有想过,在冥渊看来能影响天道确实很可怕,但是在现在社会呆过的玄若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要知道前世的高科技,几个原子弹就能毁了整个地球,在那样的社会中生活过,还会冥渊这样的人吗?
  
      听到玄若问起夏若的事情,冥渊也平静的叙述了起来。两人之间的故事,在玄若看来就是霸道总裁和霸王花的故事,霸道总裁钱多女人多,却是看中了霸王花。
  
      霸王花不愿意,却是被霸道总裁强行禁锢在了身边,若是他们的寿命只有一百岁,那么他们这样一个掠夺一个隐忍或许就这样过了一世,可是偏偏霸道总裁能寿命无限长。
  
      霸道总裁倒是满意了,可是霸王花却是崩溃了,哭着喊着让霸道总裁将她送走,于是二十年后便迎来了玄若。
  
      当玄若听完冥渊的故事之后,总结出来一句话:特么的这一百年来夏若屁事没有干,就只有当母猪生崽一个活,怪不得夏若要崩溃了,要是她的话,她特么绝对也崩溃!
  
      “你让夏若生孩子,就是为了让她舍不得孩子离不开你?”若是现在玄若还听不出什么问题,那她就是傻缺了,恐怕问题就出在生孩子上了吧!
  
      想想一个女人一年一年的肚子里怀揣着一个球,再加上冥渊的霸道,以及什么产妇忧郁症抑郁症什么的,这夏若能安安稳稳的活上一百年才崩溃,玄若都想给她竖一个大拇指了。
  
      冥渊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尴尬,“我以为你会在乎孩子的,后来才知道我想差了!”
  
      在心爱的女人面前,他也不过是毛头小子一般,他想到方法也是蠢的无可救药,下情蛊是如此,让若若一直生孩子也是如此,他想改变的却都没有实现,只是把两人的关系弄的更糟糕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冥渊尴尬的样子,玄若突然感觉有些好笑,这人一直以为给她的感觉就是强大无所不能,从来没有向现在这样接地气过。
  
      “你确实想错了,你若是不逼着夏若一直给你生孩子,就凭你对夏若无微不至的宠爱,就是石头心也被你焐热了。可惜你一边给石头浇热水又一边放冰块,夏若要离开你也理所当然了。”
  
      夏若肯定是爱着冥渊的,要不然也不会给他生这么多的孩子了,然而矛盾一天天的积累,最终让夏若选择了死亡吧!
  
      没错!夏若当初选择的就是死亡,灵魂转换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,恐怕夏若应该是不会相信的吧,她只是想要逃离,或者是报复冥渊,死在他的手中,冥渊一定会痛苦一辈子吧!
  
      可惜夏若没有想到,冥渊真的做到了灵魂转换,回来的玄若不记得夏若的事情,严格说来这还能若是夏若吗?
  
      冥渊说道:“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,若若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了,你还想以前那样开开心心的过日子,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玄若紧接着冥渊的话,说道:“既然你这样说,就把我身体里的情蛊弄出去吧,我不想我们的情爱不是因为相爱,而是因为一条虫子。”
  
      冥渊想要对玄若说,要是人没有动情,情蛊怎么会起作用?话到嘴边的时候,冥渊改口说道:“要把情蛊从身体内引出来有些麻烦,毕竟它在我们的身体内已经这么长时间了,还是等到你从灵犀大陆回来再解决情蛊的事情吧!”
  
      只要冥渊能答应将那恶心的虫子从自己身体内引出来,玄若不介意再等一段时间!
  
      玄若趁热打铁的说道:“既然你已经说不会做我不高兴的事情,那么现在能把稳固灵气的时间告诉我了吧,我现在就想知道稳固灵气的时间到底是在什么时候,这也是证明你说话算话的时候!”
  
      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这种事冥渊可轻易不会做,此时她终于抓住了机会,可不能放过。
  
      冥渊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你,唯独这件事情不可以,哪怕你不高兴我也不会拿你的性命冒险!”卧槽,感情又是谈心又是讲故事的拉近关系,竟然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啊,闹了半天还得去床上解决啊!
  
      玄若暗恨冥渊的狡猾,面上却是带着好奇,上前搂住冥渊的脖子,挂在他身上娇滴滴的说道:“冥渊哥哥,你就告诉人家嘛,人家真的很好奇,人家就是问问而已,绝对不会做其他的事情的。”
  
      玄若伸出白白的手臂,挂在冥渊的脖子上晃了晃,夏天的衣服本来就单薄,两人依偎在一起蹭来蹭去,玄若衣领便散开了。
  
      玄若明显看到冥渊的眼睛变暗,她再接再厉的诱惑着冥渊,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道:“好哥哥,哥哥要是满足了妹妹的要求,妹妹一定好好的伺候你,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冥渊搂着玄若纤腰的手臂紧了紧,一把将人抱起来说道:“能不能套出话来,就看你的本事了,在我意乱情迷的时候,若若想问什么自然就能问出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于是玄若使出了十八般的武艺与冥渊开始妖精打架,第一场结束的时候,冥渊好心情的对玄若说道:“若若只顾着享受去了,却是忘了要问我话,下一场一定要记得自己的目的!”
  
      冥渊翻身再一次将玄若压在了身下,可怜的玄若还没有从刚才的余韵中回过神来,便投入了另一场情事中,除了呜呜咽咽的低泣与呻吟,再也记不住其他的事情了。
  
      到了第二天,正常起来的只有闫雪,凤竹是半上午起来的,而玄若则是半下午起来的。
  
      闫雪看着玄若揉着腰的样子,说道:“只顾着享受,忘了自己的任务了吧!”依着玄若咋呼的性格,若是她在冥渊哪里套到了消息,哪里还能睡到现在,恐怕半夜里就来找她们了。
  
      玄若也不矫情,回道:“男欢女爱,人伦之情,这不是我一个小女子能抗拒的了的,凤竹这么精明的人,不也是栽到了许忠勇的身上吗?”
  
      玄若拉着凤竹当垫背,凤竹挑眉说道:“你就这点本事,轻易就被冥渊拿下了?若真是这样,倒是我高看你了。知道真相的不是我家男人,他要是知道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了,哪里还用我亲自出马!”
  
      秀恩爱死的快不知道吗?玄若被凤竹的话糊了一脸血,咬牙说道:“我玄若是谁,想要办到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失手过,不过是时机还不成熟,我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,等我准备好了,冥渊不过是小菜一碟!”
  
      听到凤竹信誓旦旦的这样说,凤竹满意的点了点头,她要的就是若若这句话,只要若若答应了,相信她一定能办到的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算是揭过去了,凤竹开口说道:“咱们要去灵犀大陆,就要有万全准备才行,若若在一个月之内想办法做造出一些炸弹来,小雪这一个月专心的炼你的摄魂术便好,一个月之后咱们出发去灵犀大陆。”
  
      闫雪和玄若点了点头,玄若脸上露出了邪恶的微笑,“不仅是炸弹,老娘还要制作一些特别的东西,或许你们也用的上!”
  
      看着玄若邪恶的微笑,闫雪不由担了一个冷颤,想到若若说的一定要拿下冥渊,闫雪不禁对冥渊点了一根蜡,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玄若恶作剧的本事她可是深受其害啊!
  
      战场上的事情已经交给了许李浩,凤竹等人回转京城,等到了京城之后,闫雪专心致志的突破她的摄魂术,而玄若则是关起门来开始制造炸弹。
  
      有了三国一力支持,玄若想要什么材料,很快便给她找全了。玄若关在屋子内叮叮当当,时不时还有爆炸的声音传出,偶尔浓烟滚滚玄若在屋子内跑出来,能浓烟散去她再进去闷头苦干。
  
      闫雪和玄若在努力的时候,凤竹也没有闲着,她除了炼药之外,还要了解八大世家的关系网,毕竟到了灵犀大陆怎么行事都是听她的指挥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!
  
      许忠勇对着凤竹说道:“八大世家分别是方柳沈谢,蓝金万胡,他们在灵犀大陆的地位与他们的姓氏相对应,方家是隐身术世家,也是第一大世家,在灵犀大陆的势力也是最大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之后是柳家摄魂术世家,沈家是媚术世家,因为媚术是女子修习的术法,所以掌权的是女人,谢家是幻术。蓝家强化之术,金家精神力攻击,万家阵法世家,胡家驯兽世家。”
  
      许忠勇大体的给凤竹说了每个世家的依仗,然后又细致的开始给她说每一个世家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知道的这些,也是最近潜入灵犀大陆打听出来的,毕竟以前有阵法的存在,赤炎大陆与灵犀大陆并没有联系,所以许忠勇说的这些消息也是表面的东西,至于内里的世家之间的**,根本还没有时间去探查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给凤竹说完了该说的,最后道:“三国潜进灵犀大陆的探子,等你们到了那里便会由你来指挥,另外除了你们三人之外,另有三十名供奉随着你们前去,听你们安排。”
  
      许忠勇所说的供奉,就是三国皇室中隐世的高手,别看只有三十名,身手都是化境高手。
  
      凤竹听到三十名供奉,说道:“我们去灵犀大陆不是单挑八大世家的,这些人还是留下来吧!”想要破坏八大世家的关系只能智取,所以供奉还是留着保护重阳山藏宝楼比较好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却是摇头说道:“对于八大世家的老祖们来说,化境的高手在他们的眼中跟蚂蚁一般,对上去也只是白白丢掉性命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“相反他们跟着你们就不同了,一旦你们暴露了,他们却是可以保护你们安全撤退。”许忠勇说这些话的时候,是在老祖们都被吸引到赤炎大陆的情况下,要不然这些人同样也是不够看的。
  
      隐世高手在世人的眼中都是神一样的存在,在两人的口中却成了白菜似的不值钱,不知道让那些供奉们听到了两人的对话,会不会吐一口老血!
  
      凤竹也知道要是不接受这些供奉,恐怕冥渊和枭瑾也不会安心,只好点点头答应了,只听许忠勇又说道:“另外药人怪你也带去吧!我将药人怪已经召了回来,至于大头我会想办法救回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提到大头,凤竹便想到了董佳瑶,问道:“董佳瑶回董家了?”回到京城之后,只忙着准备去灵犀大陆上的安排了,根本就没有时间过问董佳瑶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,董佳瑶去了重阳山,是她私自做的决定,要不是遇到了大鼻几人,董佳瑶恐怕就要走丢了。她不愿意跟着药人怪们回来,不过有其他的人保护着她,她愿意留在重阳山就随她吧!”
  
      想来也是,董佳瑶一个弱女子独自去重阳山,还是个美人,肯定路上吃了不少的苦头吧!
  
      不过要药人怪们跟着自己,凤竹这一次却是坚决的反对,“药人怪们的容貌太明显了,一旦暴露了他们就是活靶子,所以绝不能带上他们,让他们留下来保护郅儿吧!”
  
      许忠勇也知道药人怪们的形象太明显了,然而他恨不得将人都派给凤竹,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一点。既然凤竹不愿意带药人怪,那他只好在暗中多安排一些人保护她。
  
      两个人正说着话,张悟带着许郅走了进来,开口便说道:“我也是没有办法,郅儿想要见你们,又怕打扰你们谈正事,看我有事要对你们说,便说跟着我来,只从旁边看一看你们就好,不会打扰你们。”
  
      听着许郅这样说,别说刚才听到这话的张悟心疼的不行,凤竹更是心疼的直接走了过去,将许郅搂在了怀里。
  
      “郅儿想来就直接过来就好,哪里会打扰到我们,我们的郅儿就是乖巧,肯定也不会给皇爷爷添乱。”回来的事情多,她和许忠勇白天都有事情要忙,许郅白天又去宫中陪着皇上,等凤竹他们有时间了,许郅晚上也已经睡下了,他们也只能看一看许郅的睡颜,根本就没有机会亲近。
  
      小家伙到底才四岁,虽然很是乖巧,但是这么长时间没有见父母,也是很委屈的,“听说爹爹和娘亲晚上有去看孩儿,爹爹和娘亲见到孩儿了,孩儿却是没有见到爹爹和娘亲,所以才来看看你们,一会儿孩儿就要进宫陪皇爷爷了。”
  
      小家伙委屈的话语,顿时让凤竹心软的不行,揉了揉小家伙柔软的头发,说道:“这段时间都不用去皇宫了,在家陪着娘亲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小家伙一听这话眼睛就是一亮,之后又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可以吗?”凤竹亲了亲小家伙嫩嫩的脸蛋,肯定的点了点头,“不仅可以陪着娘亲,还可以跟娘亲一起睡哦!”
  
      小家伙高兴的差点蹦起来,小手揉着凤竹的脖子,在凤竹白皙的脸颊上印上两个大大的水印。
  
      让许郅陪在凤竹的身边,许忠勇没有什么意见,可是听到晚上还要带着许郅一起睡,许忠勇的脸便黑了下来,这不是抢他的福利吗?不过看到一大一小故意无视他的黑脸,他也说不出不许的话。
  
      许郅虽然不是他的亲自,但是他是一直当亲自看待的,没有意外的话,许郅会是继承穹国的下下任君主,许郅与凤竹亲近,将来他们都不在了,许郅也会为他们守着他们的孩子。
  
      凤竹带着许郅出去了,留下许忠勇和张悟商量事情,张悟开口说道:“八王爷和九王爷最近有些不老实啊!”
  
      本来在八王爷和九王爷上面的皇子死的死残的残,这两人还做着当皇帝的梦呢,却没有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,直接被许忠勇给截胡了,从最热皇帝人选成为了炮灰,他们两人怎么能甘心,所以这两人又搅在一起开始算计许忠勇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对这两人的表现一点也不意外,有些人会在乎国家大义,在整个国家为难的时候,会放下内里的恩怨一致对外,然而八王爷和九王爷就不是这样的人,他们看到的只有眼前的利益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回道:“将老八和老九的事情捅到皇上那里去,这是皇上的儿子,当然由他这个当老子的收拾。”
  
      国家为难之际,这两人还要拖后腿,要是皇上知道了,能放过他们两个?张悟嘴上不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。想到一个月后凤竹几人要去灵犀大陆,不由说道:“真的不用我去帮忙?让三个女人去,你们倒是舍得!”
  
      许忠勇没有说话,但是他的沉默已经给了张悟答案。等八大世家的老祖们来了之后,许忠勇肯定分不开心神管理朝堂上的事情,为了避免到时候被人在背后算计,张悟只能留在朝堂上。
  
      张悟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,嘀咕的说道:“就算你们让我去,我也不愿意去,龙潜还和我闹着别扭呢!”
  
      自从那一次与龙潜稀里糊涂的成事之后,龙潜再也没有让他碰过,张悟十全大补汤做了这么多碗,对着龙潜小心的赔不是,可是就是没有效果,张悟愁得眉毛都快掉没了。
  
      此时只有他和许忠勇两个人,他也顾不得害臊,直接对着许忠勇问道:“许大哥,你说龙潜和我在一起,是不是感觉伤了他的自尊心,所以才对我不冷不热的,也不让我亲近!”
  
      正在喝茶的许忠勇听到这话,脸上不由露出了怪异的表情,这人都吃到嘴里去了,竟然还不知道是男是女,什么时候张悟变的这么蠢了?
  
      既然已经开口了,张悟便接着说道:“若是他介意的话,我可以在下面的,这话我也给他说了,可是他听到这话之后,却是狠狠地揍了我一顿,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?到底是想要在下面还是在上面?”
  
      许忠勇很庆幸自己没有再喝茶,不然听到这话他肯定会喷出来的。看着张悟纠结的模样,许忠勇坏心的说道:“每个男人都不愿意在下面吧,所以龙潜的意思应该是愿意在上面的,可能又不想伤你的自尊,所以才不答应吧!”
  
      张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完全没有看到许忠勇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,想着龙潜这么别扭,肯定也是深爱着自己的,他要对龙潜更好才对,要多做一些大补汤,兴许龙潜吃多了火气来了,就愿意和自己成其好事了。
  
      只能说张悟在作死的道路上欢快的越跑越快,就是别人想拉都拉不住,何况别人也没有打算拉,只嫌他跑的还不够快!
  
      既然许大哥已经给了他意见,张悟便不再说这事,投桃报李的说道:“我虽然不能去灵犀大陆,不过可以让我的师傅张机子跟着去,他老人家对灵犀大陆好奇的很,就当带着他去玩吧!”
  
      有张机子这样的智者愿意加入,许忠勇当然是高兴的欢迎,两人又说起其他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时间便这样匆匆而过,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,这一天玄若的实验室内传出了她张狂的笑声,然后门被打开,玄若一阵风一样从里面跑了出来,在屋外嚎叫道:“我成功了,嗷嗷嗷,我成功了!”
  
      这叫声自然把其他人也引了过来,凤竹等人过来便看到不修边幅的玄若,顶着鸡窝头在院子内又蹦又跳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枭瑾和冥渊看着手中那坐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猜不出那到底是什么,不过凤竹和闫雪看到那东西,却是微微变了脸色,凤竹快步走了过去,将玄若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那黑乎乎的东西不是别的,而是一把手枪,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,玄若竟然造出了手枪,这不得不让凤竹和玄若吃惊。
  
      她们两人只以为玄若关在实验室内是在制造更多的炸弹,没有想到却是在造手枪,也是她们想差了,以玄若的本事,只要材料充分,炸弹还用关起门来制造吗?
  
      闫雪摸着枪身,说道:“和正规的手枪手感上没有多少差距,只是不知道用起来怎么样,小竹快试试,看若若造出来的手枪威力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闫雪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手枪的威力,凤竹向四周看了看,正好看到天上有一只麻雀飞过,她抬起手枪便打了过去,一声枪响麻雀直直的掉了下来,在众人震惊之中,凤竹说道:“性能比正规的要好一倍!”
  
      玄若听到凤竹的话,就像是只骄傲的孔雀一般,下巴抬的高高的,要是她有尾巴的话,现在肯定已经翘到天上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“也不看看这是谁造的,要是就造出一个破烂货,我还意思在你们面前显摆吗?”爆破专家是她的职业,对于炸弹她研究的透彻,对着手枪她自然也是不陌生,以前是没有条件也懒的弄这种东西,现在用上了当然就制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张悟看着那黑乎乎的手枪,又听到刚才它发出的声响,在看到天上的麻雀无声无息的便掉了下来,不由吓的倒退了一步,“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?”
  
      凤竹说道:“这与弓箭有些相似,不过比弓箭更加方面,只要扣动扳机就可以,穿透力也比弓箭大,适合偷袭!”若若能造出来手枪,却是不能批量生产,不说材料不够,离了若若别人也造不出这么精准的手枪,一个不好可是容易诈膛的。
  
      很快玄若便教给了其他人怎么操作,许忠勇枭瑾和冥渊三人都试了试,三人的面上都带上了赞赏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玄若只造了三把手枪,是打算她们三人带着防身用的,此时这三把分别在许忠勇三人手中,张悟记的直抓耳挠腮,对着许忠勇说道:“许大哥,让我试试吧!”这东西太神奇了,竟然能打这么远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新鲜够了,便将手枪给了张悟玩,张悟喜滋滋的接了过去,拿在手中认真的端详了一阵,竟是将枪口对准了自己,手还在扳机上放着。
  
      张悟这个动作,顿时让众人一身冷汗,玄若差点叫出声,不过她还是忍住了,要是她一声惊叫张悟再一手滑直接给了自己一枪,那她岂不是间接害死张悟的凶手吗?
  
      凤竹正打算开口让张悟不要枪口对着自己,却在这时一个黑影闪过,然后张悟手中的手枪便消失了。龙潜脸色铁青,对着张悟冷冰冰的说道:“把枪口对准自己,你不要命了!”
  
      看着发火的龙潜,张悟也不敢反驳,讨好的说道:“我就是研究研究,怎么会对着自己开枪。阿潜,你不知道这东西可厉害了,砰的一声响就能吓死鸟!”
  
      感情在张悟看来,这鸟是被枪响吓死的?凤竹的嘴角不由抽了抽,不过这也不能怪张悟,她们三人是知道有子弹的,而出了枪口的子弹虽然快,但是许忠勇三人的眼力也能看出是有子弹打出去,唯有在场的张悟是普通人,理解成吓死鸟也不能怪他!
  
      龙潜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那鸟不是吓死的,是从这枪口打出去的东西打死的,刚才你枪口对着自己,只要扣动这机关,你当场就没命了!”
  
      明白了自己做了啥事,想到刚才自己差点给自己一枪,张悟吓的直接脚软了,“阿潜,你让我靠一会儿,我脚有些软!”张悟靠在龙潜的怀里,脚软是一方面,顺带的是可以吃豆腐!
  
      张悟美滋滋的靠着张悟,“再让我玩玩,我还没有打一枪呢!”他要去夺龙潜手中的枪,却是被龙潜闪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一枪打出去姿势不对容易伤到自己,你就不用试了!”龙潜已经来了一会儿,自然看出这枪威力大,普通人要是使用还是要小心的,张悟可是没有功夫的人,龙潜自然不会让他尝试。
  
      看着张悟还是跃跃欲试的模样,凤竹说道:“打枪是有后座力的,姿势不对会伤了臂膀。”凤竹又给张悟说了怎么正确使用手枪,在她的教导下张悟打了一枪,倒是没有伤到。
  
      看着众人都试过了,玄若说道:“好了,不要让费子弹了,我制出来的子弹可是不多。”最后手枪到了凤竹三人的手上,三人动作一致的将手枪绑在了手腕上。
  
      玄若制的手枪是女式用的最小型手枪,绑在手腕上一点也不会碍事。众人看着三人的动作,竟然有一种这动作三人似乎做了很多次的感觉!
  
      张悟看着这么危险的东西还绑在手腕上,不由担心的说道:“你们就不怕一不小心碰到了给自己一枪?”对于这样白痴的问题,三人也懒的与他解释,反正这手枪只是她们使用。
  
      绑好手枪之后,玄若又一次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我还有好东西给你们看。走!快跟我来!”玄若拉着凤竹和闫雪又往实验室走,见后面的男人也跟着走,她立刻阻止道:“这是我们女人用的东西,你们男人不能看!”
  
      既然是女人用的,男人们虽然好奇,但是也不好意思跟进去了。玄若拉着凤竹闫雪快进屋了,突然回头又说道:“龙潜也进来吧,或许你以后也用的上!”
  
      除了张悟都知道龙潜是女儿身的男人们看了龙潜一眼,都以为他不会进去呢,没想到他面瘫着脸,也跟着走了进去。张悟愣愣的说道:“不是女人的东西的吗?怎么让阿潜进去了?”
  
      因为张悟的话,许忠勇几人嘴角不由抽了抽,只听张悟自己又自言自语道:“阿潜跟我在一起,也算是我的老婆,玄若应该是将阿潜放在了妻子的位置上了。”
  
      张悟想到这是龙潜间接的承认了他们的关系,不由美滋滋傻呼呼的笑了。许忠勇三人看着白痴一样的张悟,干脆利落的走开了。
  
      枭瑾对着许忠勇说道:“将自己的后方交给这样的人,你放心?”许忠勇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还有皇上在!”两人说这话的时候还没有走远,被张悟听了个正着,他不由抓了抓头发,不明所以的说道:“我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再说进了屋的凤竹三人,当看到玄若拿出来的东西,嘴角抽动的厉害,闫雪更是看了一眼转身就走!
  
      玄若一把抓住闫雪,说道:“走什么走,你就不想将这些东西用在枭瑾身上,这手铐可是用玄铁打造的,就是他们功夫再好,一时半会儿也弄不开,趁着那时候你想怎么折磨他都行!”
  
      玄若想到这手铐用在冥渊身上,黑黝黝的眼睛露出了邪恶,她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。
  
      闫雪被玄若拉住,虽然没有离开,但是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太感兴趣,她和枭瑾还没有三垒打,所以还用不到这些东西。而凤竹虽然有点兴趣,却是没有打算用在许忠勇的身上,开玩笑,这不是刺激男人吗,一旦解除了禁锢,遭罪的还不是自己?
  
      四人中最感兴趣的就是玄若和龙潜了,玄若一件一件的给众人介绍怎么用,显然龙潜很感兴趣,不明白的地方还会问玄若,这两人身后简直是冒着邪恶的火焰。
  
      玄若想要折磨冥渊,这一点不难猜到,至于龙潜为什么这么感兴趣,显然他已经习惯了站在了男人的立场上,感觉将来用在张悟身上也不错。
  
      当玄若拿起最后一件东西的时候,凤竹和闫雪的脸色顿时就黑了,闫雪直接骂道:“靠,玄若你连这玩意都弄,是嫌你男人满足不了你?”尼玛居然连震动棒都弄出来了,玄若真是够了!
  
      玄若贱兮兮的说道:“出门在外,这不是必备的东西吗?”玄若转头,又对着龙潜说道:“张悟要是不行,这个东西可以帮助你!”
  
      “这里东西每人一套,姐知道你们心里感动的要死,姐不用你们感谢,女人就要对自己好点,姐是女人当然要照顾女人了。”最后每人手中都被硬塞了一套,要是不拿着,玄若便说直接交到他们男人的手中,有了这样的威胁,三人终于老老实实的拿走了。
  
      闫雪将东西偷偷摸摸带回了自己的房间,想着要不然直接扔掉算了,可是鬼使神差的竟然放起来了。龙潜回去倒是大大方方的放了起来,他想着将来要用到张悟身上应该很有趣。
  
      至于凤竹就比闫雪和龙潜小心多了,可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她刚回来房间,许忠勇便回来了,看到桌子上的东西,问道:“这些是什么?做什么用的?”
  
      凤竹寄希望于许忠勇看不懂这些东西,小脸真是要多正经就有多正经的回道:“这些一些武器,等去灵犀大陆的时候要带上用的。”嘴上说着正经话,手上有些慌乱的要将这些东西收进盒子中。
  
      凤竹的紧张的情绪都收在了许忠勇的眼中,他拿起某个可以的东西,对着凤竹挑了挑眉,“是吗?这个也要带着?”
  
      凤竹看着许忠勇手中的东西,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,硬着头皮顶着一张被雷劈过的脸点了点头。看着许忠勇将那玩意放在一边,又拿起其他的东西,一件一件的看的仔细,凤竹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起来,我想去茅房来着,我现在就去。”三十六计走为上,凤竹打算尿遁,可是许忠勇却是没有给她这个机会,他将凤竹拉住,手中的手铐便拷在了凤竹的手腕上。
  
      凤竹震惊的看着许忠勇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怎么用?”许忠勇轻轻松松的把钥匙拔下来,微笑的说道:“看出来的,既然竹儿准备了这些东西,那我怎么好辜负竹儿,咱们现在就试试好不好用!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……唔……”凤竹想说的话都被许忠勇用嘴唇堵住了,于是玄若给凤竹准备的东西,没有用到她男人身上,反而先在她身上试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凤竹被许忠勇折腾的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,心里悲怆的想,果然有了这些东西倒霉的会是她,看着许忠勇又拿起某个棒棒一样的东西,凤竹不由睁大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许忠勇好声好气的对着凤竹问道:“竹儿打算带着这东西去灵犀大陆?”语气虽然平静,但是眼神却是凶残,像是凤竹要是敢点头,大有让她一辈子下不了床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凤竹很识相很坚决的摇了摇头,许忠勇满意的点了点头,在凤竹的耳边说道:“你的身体只有我能进去,竹儿要是敢用这个,呵呵……”
  
      凤竹被许忠勇的呵呵吓的打了一个寒蝉,心里将玄若骂的半死。而被凤竹惦记的玄若,待遇却是比凤竹好了许多,因为被拷在床上的是冥渊而不是玄若,玄若将冥渊的手和教都拷了起来,然后对着冥渊极近挑逗。
  
      冥渊本来就对玄若情根深种,此时她有这样主动,冥渊腿间的挂件早就精神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冥渊打算挣断手铐,玄若媚眼如丝的说道:“这就耐不住了,妹妹还有许多手段还没有使出来呢!想不想看妹妹跳舞?哥哥要是挣坏了手铐,妹妹心情不好可就不愿意跳了。”
  
      对于冥渊这样高手,玄铁的手铐根本就是小菜一碟,玄若也没有打算铐住他,这不过就是情趣罢了!
  
      冥渊听到这样的话,手上的气力散去了,他确实没有看过若若跳舞,不由忍耐的说道:“好,我等着若儿为我跳舞。”玄若奖励的亲了亲冥渊的唇瓣,然后说道:“哥哥真听话,那妹妹就给哥哥跳一段钢管舞!”
  
      玄若在屏风后面换了一身紧身的衣服,然后拿着一根长棍开始跳钢管舞。其实钢管舞本来就是某种和谐运动的缩影,此时被玄若跳出来,更是刺激的冥渊眼睛赤红。
  
      玄若围着长棍,嘴中发出类似呻吟的嗯嗯啊啊,冥渊额头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的跳,再一次试图挣破手铐。
  
      “哥哥要忍住哦,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呢!哥哥忍不住妹妹就不跳了哦!”玄若就像是勾魂的鬼魅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睛,冥渊再一次因为玄若的话停止了挣扎,但是可以看出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。
  
      玄若对于冥渊的表现很满意,她用勾魂的眼睛看着他,伸出青葱手指放到自己的嘴边,粉粉嫩嫩的舌头伸出来舔了舔,然后手指顺着嘴唇往下,手指在自己的身上滑动,嘴上还配合着呻吟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